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韩国报纸传说中国要求进口的网络安全产品公开源代码?

一个韩国的朋友说,韩国《汉城经济(서울경제)》2010年4月28日发表文章题目为:“복제품 천국에 핵심기술마저 내놓으라니…”(复制品的天国,竟然要求拿出核心技术)的文章,大致是说中国要求所有进口的网络安全防护产品开放源代码,从5月1日开始实施。 我在google上确实搜索到相关的很多条目,但是基本上都是2009年4月26日前后的,也许韩国记者从网上看到了一条去年的信息,又来炒冷饭了,不过,从中国说他们造谣污蔑,似乎也底气不足。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Comments Off on 韩国报纸传说中国要求进口的网络安全产品公开源代码?

4月29日(周四)的网络安全课停上

根据学校“关于2010年五一劳动节放假有关事宜的通知”(http://xxbg.cic.tsinghua.edu.cn/oath/detail.jsp?boardid=2709&seq=84896),4月29日的课停上。

Comments Off on 4月29日(周四)的网络安全课停上

面子、利害与是非

【几年前因和同事讨论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而写】   殷海光说,“面子”是中国文化人第二生命[1],我觉得一点都不为过。   “面子”显然比“利害”更重要。骂一个人“真不要脸!”是很大的污辱, 但没听说骂人“真不要钱!”。“打肿脸充胖子”,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有“面 子”。不过,如果有人“自己打自己的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实在是太不要 脸了。大丈夫、英雄豪杰的面子就更为重要了,甚至为了面子命都不要。比如 “无颜见江东父老”,宁肯抹脖子,宁肯饿死也“不食嗟来之食”。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on 面子、利害与是非

全民抄袭——一个山寨王国,盗版者的天堂,创造者的地狱

世博会上的抄袭之作在世人面前丢人现眼,那不只是个别作曲家和官方的问题,抄袭、盗版已经深入大多数民众的骨子里。 天下文章一大抄,这个国家从传统上就没有把抄袭看作一件可耻的事情。 如今,山寨文化已经成了国民的自豪:我用更便宜的价格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创新总是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这个国家,究竟给人类的知识作出过什么贡献?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Comments Off on 全民抄袭——一个山寨王国,盗版者的天堂,创造者的地狱

关于IP Spoofing 攻击测试的补充说明

也许原来的题目说明中重点不够突出,我是希望分别写一个客户端发包的工具和一个服务器端抓包的工具,探测一下这些伪造源地址的包是否被过滤了。 如果被过滤了,还希望分析探测这些过滤器设在哪里? 可以参考MIT ip spoofing的项目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Packet 构造与分析库函数

抓包分析库函数: libpcap,  使用该库函数写的软件非常多,如: linux : tcpdump,   windows : windump, wireshark libpcap 教程:http://www.tcpdump.org/pcap.htm 发包库函数: libnet, libnet 教程  http://repura.livejournal.com/31673.html

Posted in 程序设计, 网络安全 | Comments Off on Packet 构造与分析库函数

“一虎一席谈”转基因辩论节目完整视频

【我们的主流大众,离科学还很远,很多人几乎不懂得什么叫逻辑、什么叫实证,他们的“怀疑精神”出于无知,但是又不愿意学习和思考。他们只能用自己一脑子浆糊、“民意”、利益论、阴谋论、甚至不惜造谣来反对转基因。 问问我们搞科学的研究生们,我们懂吗?关于转基因,我们太需要科普一下了,这不仅仅涉及我们的健康,一定意义上可以说,科普,可以让我们明辨是非。】  “一虎一席谈”转基因辩论节目完整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oP2DE9jbsho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Tagged , | 1 Comment

联合早报:李跃华《中国畸高房价的病源》

(2010-04-16)李跃华 / 中国聚焦 导致当前房价非理性疯狂上涨,有两个关键性因素,一个推波助澜因素。至于炒房团和原住民,一个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常逐利行为,一个是大拆迁背景下因地段因素获利群体,与房价无关。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Comments Off on 联合早报:李跃华《中国畸高房价的病源》

旧文《哀悼日感怀:地震的记忆》

【天灾人祸不断,几乎每天都是哀悼日。但愿我们能够从历史的苦难中记住点什么,而不是重复历史的苦难。希望“有关部门”不要再把丧事变成喜事,宣扬自己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那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我儿时最早的记忆,大概是全家住在院儿里搭的棚子下面,外面下着雨。跟着姐姐去学校,看见她们都在操场上课。长大以后知道这些记忆与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有关,那一年我四岁。印象中还有一个场景是大人们在学校的操场上站成一排,默哀、鞠躬,大喇叭里放着哀乐;在姐姐们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写着“毛主席万岁”,这大概是我最早学会的几个字,因为到处是这种口号,虽然我并不懂得什么意思。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旧文《哀悼日感怀:地震的记忆》

王江民——抗争的一生,那不只是一个传说

【应朋友之邀,为《程序员》杂志王江民先生纪念专栏写的几句话(200字)】 无论与生理上的病毒搏斗,还是跟虚拟世界里的病毒对抗,或者向现实社会中的痼疾挑战,王江民老师都可谓智者和勇士。他的离去是我无以弥补的缺憾,如今我只能从友人的回忆、他所留下的文字中追寻他的智慧和坚毅,欣赏他在与周围环境的对抗中从艰难走向辉煌传奇故事。 王老师抗争的一生让我感到羞愧,因为我对体制和业界的黑暗曾经陷入无奈甚至绝望。然而王老师让我看到,一个人的抗争也可能改变世界,个人价值永远不能泯灭。我很想对后来人说,不要只知道迎合这个社会,如果你足够努力和坚持,世界也会因为你而改变。王老师一生,不只是一个传说。 【据说,王先生最欣赏高尔基的一句话:人都是在不断地对抗自己周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Posted in 历史和人物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