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提醒:下周三的课停上,交作业,轻松一下…

根据学校校庆及五一放假的安排,下周三(4月29日)的课不上了。 提醒同学,别忘了第二次的作业提交日期快到了,别把作业留到五一放假再做…. 半个学期过去了,该放松一下了。 ======== 轻松一下: 以前听朋友说,他看一部英文电影的字幕中有这么两句对白: –“你是鸡丁吗?” –“不,我是谢尔瑞斯 ” 你知道英文原文是什么吗? 我昨天去青青永和吃饭,人比较多,有点吵杂。我点了宫保鸡丁之后,找个座位等着服务员送餐。 一会儿服务员端着盘子过来了:“谁是鸡丁?” 我只好说,“我”。

2 Comments

公钥密码学部分课件(最后更新:4月21日)

如题:03-cryptograph-2-2009-04-21

Comments Off on 公钥密码学部分课件(最后更新:4月21日)

OpenSSL code samples

OpenSSL的提供的功能很强,但是使用比较复杂。最大的不便没有一个入门性质的文档,而且参考手册也不全或者不够详细。 我打算通过几个简单的例子,给同学们使用OpenSSL提供一些简单的示范,也许只能叫做入门。 以下是课堂上介绍的几个例子,以后我将逐步完善。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CD-ROM for "The Code Book"(By Simon Singh), Free Download

“The Code Book”是Simon Singh 写的一本介绍密码和破解历史的的一本书,提供CD-ROM免费下载。CD-ROM以交互式的动画、视频等形式,展示了人类有史以来直到Internet时代的各种加密方法、破解原理,非常通俗易懂。 关于这本书的介绍:http://www.simonsingh.net/The_Code_Book.html CD-ROM下载:http://www.simonsingh.net/The_CDROM.html CD-ROM约600M,可以从我的网站下载 http://course.ccert.edu.cn/books/codebook.zip

1 Comment

关于王小云破解MD5现实意义的讨论

王小云关于MD5算法破解的论文我还没有仔细阅读(只看了她做了什么,而没有仔细研究她是怎么做的)。 王小云等:How to Break MD5 and Other Hash Functions 王小云等:Collisions for Hash Functions MD4, MD5, HAVAL-128 and RIPEMD 我以前一直以为王小云教授对MD5算法的破解只具有理论意义而没有使用现实意义,即找到碰撞(collision)不需要理论上的2^64次MD5运算,而只需要2^39次MD5运算。这里的冲突是指任意两个数,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两个数。

Tagged , | 2 Comments

D. J. Bernstein: The IPv6 mess

Original URL : http://cr.yp.to/djbdns/ipv6mess.html   The IPv6 mess The IPv4 address crunch Computers on the Internet talk to each other through IPv4, version 4 of the Internet Protocol. Each computer on the Internet has its own public IPv4 address, similar … Continue reading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D. J. Bernstein: The IPv6 mess

ENIGMA的兴亡(三)

<![CDATA[ 二、弱点(下)   德方每封密文最开始的六个字母,是此信密钥的三个字母重复两遍,由当日密钥加密而成。比如说这封信的密钥是ULJ(这是开始加密明文时由操作员临时随机选取的),那么操作员首先用当日通用的密钥加密ULJULJ,得到六个字母的加密后序列,比如说PEFNWZ,然后再用ULJ来作为密钥加密正文,最后把PEFNWZ放在加密后的正文前,一起用电报发给收信方。

Tagged | 1 Comment

svn基本配置入门

我刚开始用svn,本文只是把配置步骤记下来,以防以后忘了。如果你像我一样想用版本控制软件SVN管理合作开发的软件,又不想或没有时间看SVN的几百页的使用手册,也许这篇日志对你有点帮助。

Posted in 程序设计 | Tagged , | 3 Comments

ENIGMA的兴亡(二)

<![CDATA[ 二、弱点(上) 在一次大战其间,英国的情报机关非常严密地监控了德国方面的通讯,丘吉尔的书和英国海军部的报告中透露的消息只不过是一鳞半爪。事实上,将美国引入一次大战的齐末曼(Arthur Zimmermann,1916 年起任德国外交部长)电报就是由著名的英国40局破译的。在此电报中德国密谋墨西哥对美国发动攻击,这使得美国最终决定对德宣战。但是英国人的障眼法用得如此之好,使得德国人一直以为是墨西哥方面泄漏了秘密。 [段海新注:这部分历史,参见维基百科上的条目:Zimmermann Telegram http://en.wikipedia.org/wiki/Zimmermann_Telegram]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ENIGMA的兴亡(二)

转:ENIGMA的兴亡(一)

【本文出自《三思·科学》电子杂志第二期,2001年8月1日。三思科学网http://www.oursci.org/,由于该网站的改造,原来的链接找不到了。】 人类使用密码的历史,从今天已知的,最早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巴比伦人的泥板文字。古埃及人,古罗马人,古阿拉伯人……几乎世界历史上所有文明都使用过密码。军事和外交一直是密码应用的最重要的领域,国王、将军、外交官以及阴谋分子等,为了在通讯过程中保护自己信息不被外人所知,使用过形形色色的密码;而为了刺探于己不利的秘密,他们又绞尽脑汁地试图破译对手的密码。加密与解密一直是密码学这枚硬币互相对抗又互相促进的两面。在所有用于军事和外交的密码里,最著名的恐怕应属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方面使用的 ENIGMA(读作“恩尼格玛”,意为“谜”)。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转:ENIGMA的兴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