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8

转:我是一名中国婴儿

我是一名中国婴儿,出生在北京或上海或郑州或武汉南京这样的大城市。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是我妈妈生的,但不是我妈妈养的。为什么我这样讲呢? 我是喝母牛的奶长大的,我是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或是保姆带大的。 不是我妈妈无情,是她情非得已才这么对我的。 你一定认得我妈妈吧?她就是穿着职业套装踩着高跟鞋穿行在写字楼的那种女人。她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但是一出校门找工作就开始矮半截了,因为她是个女的,将来要嫁人生育的,这是个耗时耗力的漫长过程。国家劳动法上说不得歧视女性,但实际上没有对用了女人的企业任何物质倾斜。我妈妈要想保住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工作,只有把我的诞生一推再推。等买好房子我也出生了,妈妈已经人似黄花老。为了我的顺利出世,年过三十的她只能选择在自己肚子上来一刀;为了我的生活安适,妈妈要挣钱还上金山般重的房贷,她三个月后就上班了。劳动法规定妈妈工作中间有哺乳时间,但是实施起来等于放空屁(请原谅我刚出生就说粗话,但实在是想给写这空头文字的人两嘴巴子),那点时间我妈妈除非长有翅膀会飞才能让我吃上奶。 就是这样,从此我就吃不上母奶了,从此我晚上就只能跟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或保姆睡了。我多么渴望在妈妈的怀里幸福地吸上几口,可是妈妈的乳房因为跟我分开久慢慢地干瘪了,即使有点奶水也是用吸奶器吸好存在冰箱里了。我多么渴望我就是吸奶器本身,那样我还可以和妈妈的乳房亲密接触;我多么渴望有星星的夜晚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她哼的歌闻着她的味道安睡,可是那样她第二天就会在办公室里或讲台上或手术台前打瞌睡,她就会失去工作,我爸爸就会因为生活的压力变得更累。我们家的房贷就有可能还不起,我三年后上幼儿园的赞助费和保育费、我六年后上小学要交的赞助费、我十三年后上中学要交的赞助费、我十八年后上大学要交的学费…..这个国家自从明确了义务教育制,家长要交的钱反而更多了。所以我妈妈狠下心来不让我吃母奶实在是为了我将来好啊。我没理由抱怨她的不负责任。 就算我爸爸有钱有权有地位,我妈妈也不敢安安心心地在家哺育我抚养我,她不仅怕被社会淘汰,更怕被我爸爸淘汰。也不知怎么了,这个国家的男人换老婆换得那么心安理得,还指责妈妈一天到晚就知道家务孩子不求上进。如果妈妈老是和我待在一起,她就会和我一样单纯,她就会越来越不懂这个社会,这个被男人主宰的丛林社会。那么很可能当我不需要她的怀抱之时,也是不经然发现我的爸爸投进别的女人怀抱的时候。碰上有良知的爸爸,会给我们母子留下较多的抚养费;碰上没良知却有心机的,财产可能早被他悄悄地转移了,我妈妈和我怎么生存?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严厉又可行的法律保障我们,保护妇女儿童那都是挂在文字上的空屁。所以我是因为吃不到母乳缺乏安全感,我妈妈是因为社会保障有问题缺乏安全感。作为弱势群体,这就是我们的悲哀现实。 就算我爸爸什么都有也不缺对我妈妈的忠诚和爱心,我妈妈也接受不了自己放弃事业的命运。养育子女使她缺乏成就感。这个国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丁,繁衍人丁的妈妈们自然得不到价值认可。所以我妈妈自己也不可能选择做家庭妇女的庸庸碌碌,她和她周围的人都不会认可生与育就是她的事业的最重要部分。所以我妈妈很快就摆脱了我的啼哭,抖擞精神出现在写字楼的办公室里。她绝不做绝望主妇。 这就是我的命运。一个中国城市婴儿的命运。好在我爸爸妈妈加起来挣的钱除了供二十年的楼外,还可以咬咬牙让我吃上国外品牌的奶粉。所以我目前的肚子里有结石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我现在很快长大,在喝液态奶了,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呀?算了,还是停一阵子,等这个国家的成年人集体恢复良知了再说吧。不过估计我那时候也长大了。 我是一名中国婴儿,出生在河南或四川这样的中西部省份的一个小乡村里。本来我可以拥有快乐的童年的。我们那里的空气是没有污染的,小河是清澈的,蔬菜是不打药的,村子里的人是淳朴的,这样的环境是很有安全感的。这是我的家,我的天堂。 可惜我的天堂里没有妈妈,因为我是我妈妈生却不是我妈妈养的,我是我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养大的。我是喝母牛的奶长大的,不是直接喝,是从一只陌生的牛妈妈乳房里挤出来奶,加点什么化学东西,这样看起来我身体所需的蛋白质还是有保证的。而且这样的奶粉也是我们家能给我隔三岔五买得起的。 我渴望躺在妈妈的怀里,自由地吮吸。我渴望闻她身上的奶味。但是妈妈在北京或上海或苏州那样的大城市里,可能在工厂做工,也可能正在一个陌生的人家替人家抱孩子,抱一个同样没有妈妈的奶吃的城市孩子。 我妈妈为了省钱,一年回来一次或者不回来看我。她看着我在照片里长大。 种地不挣钱,村子里的土地也越来越少,我妈妈只有努力工作才能给我买奶粉。妈妈其实我需要的是你那温柔的乳房,你的怀抱才是我的天堂。虽然我还没有记忆,但是潜意识将伴随我终身。 我的婴儿时代可能比非洲儿童好很多,我至少有奶粉吃不用挺着大肚子,但是跟欧美和日本的孩子比呢?我最羡慕日本孩子,因为他们的童年都有妈妈陪啊。 晚上我躺在院子里的摇篮里,望着星星,想妈妈的样子。 我想等我长大了,可能正好碰上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我在战场上碰到了鬼子的后代,他们比我高比我壮,我还没开打肚子就疼地蹲下去……可能是小时候的结石病又犯了吧? 我绝望地躺在战场上,止不住流下眼泪,对着中国的天空我伤心地追问: 有多少乳汁可以重来?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成长可以等待? 转贴自:http://beiping93.blog.hexun.com/23270124_d.html

Posted in 传统与现代化 | 4 Comments

胎儿会记仇吗?

中国人写的健康类的书我一般很少看,这次破例看了一本邻居推荐了《郑玉巧育儿经(婴儿卷)》。其中有一节“新生儿有感情吗”中提到这样的一个案例(第92页): “医学上有这样一个例子,非常令人吃惊: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无论如何也不吃妈妈的奶,却吃其他产妇的奶。经过多次试验,仍然如此,这使医护人员大惑不解。经过仔细调查,医护人员了解到,这位新生妈妈在怀孕初期,就极力想把胎儿打掉,直到分娩前,还很不情愿接受这个孩子。没想到,孩子出生后竟拒绝吃妈妈的奶!她宁愿吃别的妈妈的奶。如果胎儿不能领会母爱,这一切又怎样解释呢?” 尽管我对新生儿有感情的结论是接受的,但是这个案例却让人匪夷所思:胎儿会记母亲的仇吗?

Posted in 杂文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