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我有没有监督公安机关执法的权利?

前几天和几位同事一起吃饭,又谈起了杜崇烟的案子和我的行为。清华一位教授批评我的行为不当。我辩解说,我有权利监督政府人员的执法行为。该教授说,你哪有监督政府的权力(权利)?监督政府,这是只有司法机关才能干的事情。 关于公民监督政府、监督公安机关执法的法律依据,下文中是我找到的《宪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法规,还有法律专业人士的解读。那些批评我不懂法律的人(就像反对我批评中医、同时对自己中医一无所知的人一样),请问自己对法律又了解多少?就像你看不惯我批评中医一样,是不是也只是自己的“傲慢与偏见”,能否也拿出一些证据来,而不是自己的想当然? 从字面上看,我国的宪法和许多法律都很好,只是没有被执行。我觉得这不完全是体制问题,法制不完善的问题,更有道德问题。不仅仅是执法者的道德,更有我们这些“被执法”或者“臣民”的道德问题。 执法者犯法,不知道是不懂还是明知故犯;公民不懂法,不知道自己的权利,或者自愿放弃自己的权利而甘受奴役;被专政惯了,只要不影响到自己,会永远选择沉默。别忘了,只要这个社会还允许利用公权力对其他个人法律尊严的侵犯,就不能排除有一天它会威胁到我们自己。 我们做臣民惯了,习惯于乖乖地跪在官老爷的脚底下。中国离一个法治国家还有多远,看看清华教授的法治观念和法律常识就知道了。我们所谓的“人民社会”,实际上只是“臣民社会”,还远远不是一个“公民社会”。 有怎样的国民,就有怎样的政府。现在的许多社会问题,不仅是体制问题,也是中国的道德问题,是上千年文化传统问题,是世世代代的老祖宗造的孽。 为了给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崇尚平等、公平、正义的社会,我们这代人,特别是还自以为“知识分子”的一群人,不要总是跪在地上;拿起法律的武器,行使本来属于我们的权利,为社会维护那一点儿可怜的公平与正义吧! 为我们自己,也为了不给我们的子子孙孙继续造孽。 附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09/16/content_1990063.htm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附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http://www.chinacourt.org/flwk/show1.php?%20%20file_id=104073 第一百一十四条 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应当自觉接受社会和公民的监督。 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不严格执法或者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向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行政监察机关检举、控告;收到检举、控告的机关,应当依据职责及时处理。 附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 88 号《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http://www.gov.cn/ziliao/flfg/2006-09/07/content_380611.htm 第三十五条“公安机关在调查时,办案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被调查人员表明执法身份”。 附四、熊一新,华敬风主编《治安管理处罚法:解读与适用》,法律出版社,第262页 (熊一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教授,博士导师;、华敬风,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执法工作指导处处长。你可以说我不懂法,不能说这二位大人也不懂法吧?) 第一百一十四条[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的监督] (….内容同上…) [解读与适用] 本条是关于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的监督的规定。 《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本条正是《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在治安案件办理中的落实和体现。根据本条规定,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的监督包含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 一、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应当自觉接受社会和公民的监督。 社会和公民监督治安案件的办理,可以促进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正确办理治安案件。但是社会和公民监督治安案件的办理需要知情、时间、经费等条件,否则社会和公民就难以监督治安案件的办理,因此,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应当积极采取措施方便社会和公民监督其办理治安案件,自觉接受社会和公民的监督。如本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实施治安管理处罚,应当公开公正”,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加强透明度,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之外,公开办理治安案件,就使社会和公民对治安案件办理的监督有了更好的知情条件。许多治安案件办理机关在接受报案时实行报案回执制度,给报案人出具案件受理回执,并及时给报案人反馈案件受理情况,一方面是向报案人报案行为的重视和肯定,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自觉接受报案人的监督,避免不依法对待报案的行为发生。 二、任何单位和公民都有权监督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 如果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案件的监督主体范围很小,即使监督主体能够方便的行使监督权,也不能很好地促进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正确办理治安案件。只有广泛的社会监督主体都能一起来监督治安案件的办理,才能更有效地促进治安案件的正确办理。本条规定,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不严格执法或者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检举、控告。这就使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有了广泛的监督主体。目前我国对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的监督主要有: (一)权利机关的监督,是指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通过听取和审查政府工作报告,调研、质询、询问、视察和检查等手段对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进行监督。 (二)司法机关的监督…. (三)行政机关内部的监督…. (四)政治监督…… (五)社会监督,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的监督。如社会舆论监督、新闻媒体监督、信访等。这些社会监督虽然不直接发生法律效力,却是有权监督机关对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进行监督的重要信息来源,是具有重要意义的、更广泛的监督。 三、受到检举控告的机关,应当依据职责及时处理。 …..

Posted in 传统与现代化 | 9 Comments

我的观点都是个人“偏见”,谁的观点是“全见”?

无论在网络还是现时生活中,都有很多人说我“偏激”,说我“爱钻牛角尖”、“思维方式有问题”等等。比较仁慈者,说“那只是他个人的偏见”。 是的,我所有的观点都是我个人的“偏见”,但是我不知道,哪个人说的话不是“偏见”,而是“全见”?! 我接受哈耶克的观点:知识分立在所有人的心智中,这些零散的知识不可能被汇集到一个人的头脑中[1]。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时间和空间都是有限的,有哪一个人能够穷尽上下五千年、遍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集中所有人的知识和智慧?也许我们对自然、对社会的认识都像是瞎子摸象,只能说某些观点相对更全面一些,不能因为自己傲慢的“偏见”就不容许别人的“偏见”。 我通常只是阐明我自己的观点,并不想说服任何人;如果有人愿意接受我的观点,我也希望他是经过独立思考之后的,那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有人不同意我的看法,也尽可以提出批评或不同意见。如果发现我自己的认识有误,我会校正自己的观点,不以为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些担心我的“偏见”会“误导”别人的人,是不是自己经常被别人“误导”;然后问问自己是否学会了独立思考,再考虑一下自己的观点是不是“全见”,是不是也只是“傲慢与偏见”。 我的“思维方式有问题”,只是因为我的思维方式跟你不一样,或许和很多人不一样;你有什么理由相信,我的思维方式错误,而你和其他“主流”的思维方式就是正确呢?  有人说我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不知道“顾全大局”。我当然只能站在我的立场来说话!除非别人给了我授权(比如用选票选我做代表),否则我说的话只代表我自己。 我不知道有谁可以站在所有人的立场上说话。有“顾全大局”的人说自己代表单位的利益、集体的利益,然而他能够代表的唯一依据就是,他目前坐在那个位置上。即便我们承认你的位置合法,你在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出决策之前,也应该首先征求一下我们的意见吧?凭什么你偷偷摸摸就把我们的利益代表了? 曾经有一位官员对我说,“领导”们掌握的信息更为“全面”,因此他们更能够“顾全大局”。也许他们的确能够了解到不为我们小老百姓所知的信息,但是这些信息也不一定就是全部的真相,而且他们要顾及自己、上下级的领导面子和利益,考虑自己的位子是否稳固,这也许是他们所说的“顾全大局”和“社会稳定”。所谓的“稳定”,究竟是稳谁的“腚”?老百姓已经在社会最底层了,没法再稳了。 也有人说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完全是个人的偏见,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关于批评的资格问题,有人说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比如我又不是中医),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人?一个学生跟我闲聊时说,美国的人权问题一大堆,有什么资格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他说,一个小偷有资格指责另一个小偷吗? 按照这个逻辑,我不知道世界上究竟什么人有资格去批评别人,如果还允许世界上存在“批评”的话。也许只有道德上完美无缺、知识上无所不知的人,才可能有批评别人的资格,我想也许只有上帝才行。 当然我们都不是上帝,于是我们都要闭嘴了,除非是歌功颂德。于是剩下的只有同一个声音,社会就和谐了。 是不是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就真的不需要批评了吗?没有了批评的声音,社会究竟会怎么样呢? 在你用你的“全见”说服我之前,我会执着的坚持我自己的“偏见”。那些“偏激”、“钻牛角尖”、“思维方式有问题”之类的批评,丝毫不能改变我的“偏见”,或者让我放弃批评的“资格”。  [1] 阿兰.埃伯斯坦著,秋风译《哈耶克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p4

Posted in 科学与哲学 | 5 Comments

置疑华南虎照和批评中医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

置疑华南虎照和诋毁中医的一群“汉奸”、“流氓”,都是别有用心的,他们都有同样的逻辑: 1.诋毁我国伟大的国粹 中医是我国的国粹,有悠久的历史,因此批评中医的人数典忘祖,他们是西方医药集团的代言人,目的只是毁灭中医中药,占领中国市场。 华南虎是我国的国虎,有悠久的历史。“盛世出国虎,虎啸震国威!”,质疑华南虎照就是质疑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更是对我天朝盛世的质疑,因此质疑野生华南虎的存在是汉奸行为。 2.根本没有资格 那些批评中医汉奸,你们懂得中医吗?你们是中医吗?你们有什么资格批评中医?即便《黄帝内经》错了,就能认为中医也错了吗? 现在找不到经脉,就能认为将来也找不到吗? 质疑华南虎的流氓,你们都是摄影专家吗?你们有什么资格说照片是假的?你们是动物专家吗?你们凭什么说华南虎不存在?即便照片是假的,就能证明华南虎不存在吗?即便现在找不到华南虎,能证明将来也找不到吗?  3.不懂得利害 退一步讲,即便我们承认中医不是科学,但是宣扬一下中药、针灸,既能忽悠一下老百姓,又能刺激经济发展,还把老外骗得晕头转向,赚了不少外汇,弘扬了我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有什么不好? 即便华南虎不存在,如果成为自然保护区,促进了旅游业,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何乐而不为呢?或者,以后从动物园弄一只老虎,放虎归山,何愁不能“弄假成真”?然后再搞个世界级生态保护区,忽悠一批老外、赚更多外汇不是很好么? 真假有什么关系,利益才是第一位的!一群傻X。 4.挑战政府的公信力 中医有宪法的保障,有卫生部的支持,能有错吗?卫生部长都支持中医,还用号脉判别婴儿的性别,会骗人吗?因此中医是科学,而且是中国特色的东方科学,那是“不容置疑”的。 华南虎照是经过政府认定的,能有假吗?那是经过陕西最高权威的专家鉴定过的,陕西的科学是不同于世界其他科学的、具有陕西特色的中国科学,陕西省专家更了解陕西人民的需要,因此,他们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 那些质疑中医和虎照人,他们敢于挑战政府的公信力,都是些政治流氓。 其实那些诋毁政府的政治流氓没想清楚,我们的政府要公信力干什么!政府统治靠的是权力,靠的是“暴力机器”,信不信由不得你。 政府的公信力,顶个球!?

Posted in 中医中药 | 3 Comments

关于杜某被双规和罢免人大代表

感谢网友们的告知,看到杜某被双规和罢免(参见新浪上的新闻),我也很高兴。陶世龙先生希望我写点东西,无奈年底的工作很忙,简单说两句吧!

Posted in 时事评论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