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写给大学里那些忧郁的同学们(上)

最近听说了一连串关于大学生自杀的事情,不少是因为抑郁症,其中包括于丹教授的一个研究生[1][2](我这里没有责怪于丹的意思),听说几个大学也在开会讨论学生自杀的事情。想起我的一个曾经患过抑郁症学生刚刚离开清华,想起不少把“郁闷”挂在嘴边的研究生,想起了我自己也曾经走过一段黑暗忧郁的日子… 我觉得很有必要对那些忧郁的同学们说几句话。 你可能是一个很认真、很努力的学生,像很多成绩优秀的学生一样,你一帆风顺地考入大学,或许读到硕士、博士研究生,从没有受过大的挫折;也许你各方面都很出色,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然而,研究生阶段学业上的压力、生活和感情上的困惑、就业选择的迷茫,你以前却从没有经历过;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任何一方面的压力超过了你的承受能力,都可能把你推向抑郁的阴影,任何人都没有免疫力。   学业可能是你研究生生涯中最大的压力。但是你的导师可能是个“大忙人”,一个学期也难得跟你讨论一次学术问题;你自己的研究课题和周围的人都不一样,没有人可以跟你讨论;作为一个学生,你也没有资金或者资格参加学校以外的各种学术交流活动(现在可能好多了)。没有人告诉你应该如何选题、什么是科学的研究方法,也不知道如何分辨文献的真假,你每天都在阅读大量的论文,似懂非懂,好像别人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你像是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孤独的航行,试图找到一片别人不曾涉足的领域,或者找到一条更好的航线,但是你经常发现自己连方向都找不到。不像本科阶段,放假后可以抛开学业,完全放松自己;研究生的生活是一个没有驿站的漫漫征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毕业….   感情问题的困扰有可能进一步把你推向抑郁的泥潭。你也许性格内向,不善表达,你曾经喜欢的女生(男生)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新郎),而你却仍念念不忘;也许有个女生(男生)一直喜欢你,你好像意识到他/她并非你理想的伴侣,你也不知如何拒绝,你们的关系若即若离;你没有足够的勇气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又怕伤了别人感情失去了朋友,你在感情问题上优柔寡断,最后发现你什么没有得到,甚至也伤了别人的心;节假日里,你孤独地把自己关在宿舍或实验室里,无聊地上网直到深夜,生物钟都颠倒了….   临近毕业,就业的压力或工作的困惑,直接将你推到了抑郁的黑暗之中。或许你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最适合做什么,或许几个不错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翻来覆去不知怎样做出选择;或许你做出了选择之后,却发现你错过的机会,也许更适合你。也许你觉得自己走错了路,你的前途一片迷茫……   你没有学会如何说不,给自己揽了一大堆事情,自己却并不喜欢去做;你可能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无论自己的事情还是给朋友帮忙,你都力求尽善尽美;于是你每天都要郁闷地加班到深夜;你又非常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一句负面的评价会让你情绪低落很长时间。   你胸无城府、口无遮拦;你没有学会察言观色,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在某些场合你说了某些人不喜欢听的话,你为自己的鲁莽懊恼不已,责怪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傻……   背着一个个沉重的包袱,好不容易挨到毕业将至,你已经到了抑郁的边缘,尽管你自己没有觉察。你只是觉得自己总是快乐不起来,以前的好朋友一个个成家立业或者成双成对了,当年那些无话不谈的朋友都哪里去了……   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的生活逐渐失去了光彩,本来很有兴趣的业余爱好也打不起精神;也许你发现自己的睡眠出了问题,你会在深夜里突然醒来,不管你怎么努力也无法入睡;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捱到天亮,你面临的第一项艰巨的任务,是怎样从床上爬起来;你不愿再到实验室或办公室面对你的老师、同学,和别人打交道会让你非常心情紧张、无所适从;你觉得自己一整天都昏昏沉沉,脑袋像块木头,失去了灵性,好像记忆力差了,反映也迟钝了;论文工作还是没有进展,生活是如此的沉重……   终于捱到日落西山,心情也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可以躲到黑暗之中,享受片刻的宁静;然而很快,睡眠的障碍又像一条恶狗一样紧紧地盯着你,无处可逃……   每天早晨,你都觉得自己到了崩溃的边缘;你觉得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怎么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好像什么也干不了,你对所有的选择和判断都犹豫不决;你也许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是一种负担,找不到乐趣;也许你会想起赵传那首歌《我是一只小小鸟》,你觉得那就是你: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有一天我栖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却发现自己,如此无依无靠 ….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 生活地压力与生命地尊严,哪一个重要 … ……”   的确每个人都有消沉的时候,但是如果你的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就有些不正常了。若干年前的我,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直到有一天电视上看到崔永元主持的一期“实话实说”节目,名字叫《噩梦醒来是清晨》,才第一次知道有一种病叫做“抑郁症”,才知道以前挂在嘴边的“郁闷”原来是一种病。当时我在网上查到一个网站叫阳光工程(http://www.sunofus.com/)才知道像我一样痛苦的不止我一个,后来知道很多名人也患过抑郁症,比如牛顿、达尔文、林肯、丘吉尔……[4] ,难怪崔永元说,得抑郁症的人都是天才[3]。   抑郁症并不可怕,就像你得了感冒或胃病一样,它是可以治愈的,你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就像从得了一次感冒恢复健康一样。后来我看过不少抑郁症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书,去过医院、看过学校的心理医生,吃过治疗抑郁症的“百忧解”。三个月以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走出了抑郁的阴影,彻底康复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教育反思 | Comments Off on 写给大学里那些忧郁的同学们(上)

佩服张功耀–读张功耀《只问是非,不计利害》

   中国当今的大学里,让我佩服的不是那些获得过什么大奖、戴着什么XXX学者光环的院士、学术带头人,而是张功耀这样的学者,这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中国学者的脊梁。      我也曾跟一些研究人员辩论过“利害”与“是非”的问题,即便是我原来以为最理性的研究者,也把“利害”当成了“是非”。在“利害”问题上毫不让步,或者在“面子”问题上强词夺理,而在“是非”问题上则是一脑子浆糊。      只计利害,不辨是非;甚至为了“利害”而颠倒“是非”,“以好恶为依据,以感情为准绳”,这就是我看到的中国学术界的现状。研究、研究,我们的研究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领导的安排;为了单位的利益、为了国家的“安定”、社会的“和谐”,为了…,唯独不去不是为了弄清客观存在的“是与非”。每次想到自己的青春岁月、聪明才智就在利害之争中无声地流失、荒废,心底说不出的悲哀……      张功耀教授因为告别中医得罪了大多数中国人,又因为批评余秋雨得罪了原本赞赏他的一些网友。即便张功耀教授周围都是敌人,我仍愿意做张教授的学生、张教授的朋友,尽管我与张功耀素昧平生。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只问是非,不计利害   张功耀   去年4月,我在《医学与哲学》杂志发表了《告别中医中药》一文,在国内 引发了一场有关中医存废问题的大讨论。期间,有人纷纷揣测我的动机。一些人 说,我对中医采取的策略是“先抑后扬”,我批判中医的目的是为了振兴中医, 今后中医的兴盛一定有我一份功劳。也有人揣测,我和我的家人曾经遭遇过中医 的欺骗,为了发泄愤恨,我借题发挥,采取了对中医必欲毁之而后快的批判措施。 更有些人对我“有些想不透”。他们认为,中医或存或废,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批判中医的目的无非是想进行一次“炒作”。   可是,庸俗的人们完全不能理解学者的另外一种情怀,那就是:“只问是非,不计利害”。     “只问是非,不计利害”,是浙江大学前校长竺可桢先生的一句名言。我1986年入浙江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接受入学教育的时候,就聆听过这样的教诲。依我本人从事教育和学术工作的经历,以及我对科学史的了解,我认为,只有坚守“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原则,才能成其为一个真正的学者。     我国公民现存的许多利害关系,是在“不问是非”的基础上人为造成的。比 如说,当前中医界的个人利益、团体利益和部门利益,就是在50年代初我国进行 “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在完全“不问是非”的情况下,盲目创办“国营中药 厂”,“中医药大学”、“中医医院”、“中医研究院”造成的。如果当时不创 办这些社会建制,让中医中药一直保持一种民间医术的存在,也许今天就不会累 积这么多的社会问题,关于中医中药的是非之争也不会牵扯这么多的利害关系。   历史的经验教训一再证明,以“不问是非”的方式建立起来的利害关系,是 一种盲目的利害关系。为了计较这些人为造成的利害关系,继续“不问是非”, 则往往要牺牲许多国家的、集团的、或个人的长远利益。一位科学家,如果只考 虑某些领导人和自己的政治利害关系,而连篇累牍地发表“不问是非”的言论, 他在保全个人眼前的政治利益的同时,也会损害国家的长远利益。这样的教训离 我们还不远,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引以为戒。   作为一个学者,他所面临的“是非问题”应该永远高于“利害问题”。“是 非问题”必然地要涉及“利害问题”。但是,如果一个学者在讨论是非问题的时 候左盼右顾利害问题,这样的是非问题讨论必然会丧失许多客观性。因此,我主 张对是非问题的讨论要采取铁面无私、冷酷无情的态度,不要迁就任何利害关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与哲学 | 1 Comment